青春在线(第6期)

发布时间:2011-04-11     来源:      浏览:2037次

 编者按:青春是飘扬的旗帜,青春是花样的年华,青春是最动人的回忆。我们有过狂热,我们有过欢笑,我们有过感伤,我们拥有着最美的时光。本期《青春在线》新开设“穿越青春”板块,让我们一同来回忆有关青春的点滴往事……
 
〔穿越青春〕
假如再上大学
 
      假如再上大学,我首先要最彻底克服自己胆小的毛病:课堂讨论积极发言,课外活动踊跃参加,绝不能再忸忸怩怩连话都说不好,越忸忸怩怩越说不好。
      假如再上大学,我争取一节课都不耽误,万一耽误,确实没有办法要耽误,那就很抱歉地向老师请假,而不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一学期下来连老师长什么样都不清楚。
      假如再上大学,每节课我都坐第一排,坐第一排不容易开小差呀。我会用最漂亮的本子很认真地做好每一次的笔记,不会再等到考试才想起笔记。
      假如再上大学,课本一页页消化没的说,我还要制订一个或长或短的读书写作计划,规定几年内读多少书写多少文章。读不完这么多书写不够这么多文章,我就不睡觉不吃饭,抗议自己。
      假如再上大学,我一定会用百倍千倍的努力学好英语,再不轻易放弃。我不仅要过四级、六级、更高的级,还要学会说,每见到老外,我都要主动迎上去,主动跟他(她)How do you do。
      假如再上大学,节假日可能找不到我,我游览祖国好山好水去了。去一个地方就在地图上插一面红旗,几年下来,不能说红旗插遍全中国,但也要插好多好多好多,反正不会再“明日复明日”,结果“明日”一个地方也没去成,遗憾死了。……                          (孙卫卫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我的青春小鸟一样不回来
 
      每到过年的时候,就有人张罗同学聚会。想想啊,二十年不见了,胖的胖了,嫁的嫁了,离的离了,忘的忘了。本来大家都在各自的时间数列里埋头生活,饥餐渴饮,朝行暮止,突然要在老情人老同窗老对手面前曝光,心底还是不由得一振。
      二十年前,我们二十几个半大孩子从花果山下,从高老庄前,从通天河畔来到了许西村,一起踏上西天取经的征程。当时我们都是男生女生,现在已经成了男士女士;那时我们风华正茂踌躇满志,现在变得不骄不躁不名不惑。如果真得见了,我们会谈些什么?怀想,叙旧,追忆还是懊悔,每一种情感都会有宣泄的出口,只是大家不知道自己期待哪一种。
      我们终于在一个灯光明亮的包间里会师了,所有的肚腩环绕在圆桌的周围,所有的鱼尾纹漂浮在曾经美丽的大眼睛旁边,我们一起端坐在灯下,把着餐前的茶杯一点一点地剥开自己早已卷了边的记忆和不再利落的唇舌。
      同学聚会从来都是青春期的颠覆,原来不敢说的都说了,原先没机会说的也说了。被曝光的人不但不生气还会有些许得意,你们也许不知道吧,我曾拉着小芳瑟瑟发抖的双手在二里河畔散步,我曾提着酒瓶踹开上锁的楼门,我曾沿着大树的枝丫翻进教学楼的窗户。哈哈,但是我们现在都老了,昔别君未婚,昔别伊未嫁,如今这些故事都不记得了。
      我端起杯子,率领全体男士向女士们敬酒,向我们曾经的女同学赔个不是,对不起了,我们辜负了你们的青春和美丽,我们没有福气娶到你们中间的任何一位,因为那时我们不懂爱情。大家一哄而笑,笑声中我看到了泪光点点。我们还是二十年前那样傻呵呵的纯真和爽朗,没有一丝做作。
吃完饭,我们一起去唱歌,我们的歌声依然飘荡在二十年前。
      太阳下山明朝依旧爬上来,花儿谢了明年还是一样的开,我的青春一去无影踪,我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回来,别的那样哟别的那样哟,我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回来。
      这首歌响起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停下来,男生指间的烟灰堆起老长,女生手里的香蕉皮剥开一半,攥着手机的拇指停在空中,脸庞滑落的眼镜来不及推上去。不是我的歌声多么美,也不是我身旁的女同学多么美,而是每个人青春的小鸟回来了,停在KTV包间的茶几上,依旧那样亭亭玉立,依旧那样风姿绰约。
      其实,我们的青春记忆都装在一个盒子里,那是一个五味杂陈的盒子,每人一个备份,平时回到家也没有人打开看,里面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偶尔还有一股发霉的味道。每次聚会的时候,打开这个盒子,每个人从里面取走属于自己的味道,剩下的就是大家一起品尝的青春味道了。
      我们不要化蝶,不要生死相许,不要刻骨铭心,就这样十年一见,笑吟吟地细说从前。                                                                                             (米子川  山西大学副教授)
 
「梧桐树下」
 
又到丹桂飘香时
 
      秋天总是这样,在人们都还穿着轻盈的夏装、在室外纳凉的时候,它就悄悄地来了。它常常先是在深夜或者凌晨偷偷溜进来,提醒人们秋天真的来了,不可以开窗睡觉,以免着凉。  
      早上上班,走在秋天充满凉意的大院路中,我看到,天高,云淡。收拾完办公桌、擦干净地板,坐下来想想今天的主要工作。一股香甜的厚重的贴心的香气扑鼻而来,抬眼望去,一朵朵小巧的桂花组成的花簇,被桂树叶儿遮蔽着,只露出一点点的金黄,而他们的芬芳,却不顾一切的冲破树叶儿的“包围”,久久地散发着,散发着……
  真要感谢单位里的前辈们,选在半山坡修建了这座办公小院,且种下了上百棵的桂花树。“前人栽树,后人(赏花)乘凉”,现在的桂花树和我们局的事业一样枝繁叶茂。每年的这个时节,整个地质局大院都弥漫着桂花独特的香气,处处透出和谐与温馨。办公楼是当下少有的敞开式建筑,上下三层围成半天井结构,每间办公室都能把门开向院内,毫不费劲就能欣赏到碧绿的枝蔓和丹桂的怒放,这是城市现代写字楼所无法比拟的享受。 
      我的办公室在二楼,是赏花的好楼层,看到有几枝竟然从围栏上探进了我的门口,像是感谢我经常的洒水和关爱。我伸手,扒开了那繁密的树叶儿,金黄的小花显露了出来。它们一个挨着一个,一朵挤着一朵,咧着嘴向我微笑着。那一个个稚嫩的笑脸啊,那么美丽动人!那么璀璨闪亮!
  我凑上去,闭上眼,深深一吸,一阵更浓郁,更香甜,更清新,更幽雅的桂花香从鼻子,一直沁润到我的心头。睁开眼,金黄的光彩润湿了我被秋风风干了的眼。那耀眼如星光的金黄和着那香浓清雅的花香,在我耳边,奏着一曲伟大的交响,那是生命的交响,是快乐的交响!
  春天在花园里散步,那时漫天的花争相斗艳地盛开着,我发现了——桂花树已被遗忘成不会开花的树。它们的叶子好绿好绿的,只可惜在百花竞放的春天,竟然没有开出一朵花。
  九月的这天,它们似乎不露一点痕迹地就一下子全开了,开在百花凋零的秋天,且盛而密。它虽没有“俏也不争春”的梅花大气,但却有南方丽人的婉约。记得前几年,每当花开之时,我们都要在广播里高喊“请爱护花树,不要攀枝折花”。而现在,根本无需多言,因为越来越多的人们已经把地质局当成了自己的家,有谁会把自己家的花树毁坏呢?不禁想起一首与眼前花儿一样动人的歌:“玫瑰香,茉莉香,比不上江南的桂花香……长着四季常青树,开出来的小花,金皇皇……”
  谁说秋天是忧愁的?谁说秋天是悲凉的?秋天是快乐的!秋天是生机勃勃的!这种快乐与生机比春天的快乐与生机显得更为真实,更为甘爽,因为它们必须经历冬的寂寞,春的冷漠和夏的历练,才能在秋天,绽放!                                                                                            (焱  然)
 
 
〔人生哲理〕
 
读“小事中的大师”有感
 
      前些时候到郑办事,在动车上随意翻阅领导文萃杂志,看到唐宝民先生写的“小事中的大师”,其中有两件小事让我感动。
      第一件是关于吴阶平先生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郭应禄先生不慎摔了一跤,为了不打扰别人,他到远离单位的大儿子家修养,也没把受伤的情况告诉别人,但被他早年的导师、著名学者吴阶平老先生知道了。吴老赶了很远的路去看望他,因门铃坏了,按了好久也没人开门。吴老以为病人在睡觉,时年83岁的他就站在门口,一等就是半个钟头,直到被郭应禄的大儿子发现。
      第二件是关于马季先生的。2006年秋天,马季应邀在一部电视剧中扮演角色。那时的天渐渐冷了,导演让剧务带着马先生上街买毛衣,钱由剧组出。剧务挑了件200多元的毛衣,而马先生却说不合身,他自己挑了件30元的,穿在身上就不脱了。
      我深深地体会到,每个人的一生,都是由一件件不经意的小事组成的。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反映出一个人的涵养品行与内心境界。真正的大师,不仅以自己的知识和才华影响他人,而且也以做事的细节来感动他人。                                                                                       (贾 云)
Top